服务热线:0533-5133020

Copyright © 2020 淄川区中医院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资讯

>
新闻列表

资讯列表

我们是康复护士
发布时间:
2016-03-21 18:43
清晨,康复病房的走廊上到处可见头顶燕尾帽,身穿白战衣的护士姐妹们忙碌的身影。她们带着一颗帜热的心,又开始重复一天中平常而又神圣的使命。扫床、打针、发药、换液体、做治疗、做宣教,巡回于病房与走廊之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不觉得乏味,从不觉得辛苦,做着最平凡的事,走着最不平凡的路。  康复患者住院的时间一般都比较长,物品多、陪人多是一大特点,这给早、中扫床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康复患者一天下来的治疗除了
无声的交流
发布时间:
2016-03-21 18:43
如往常一样,手术室医护人员井然有序的进行着紧张而忙碌的工作,准备麻醉药物,清点手术器械,麻醉医师进行术前谈话。唯一的改变是,今天的病人和家属是一对不会读写的聋哑夫妻。这就给麻醉医师对手术病人的术前麻醉谈话带来了较大的困扰。  “无法用语言、文字沟通,没有学过专业的手语,那么我们所比划的肢体语言是不是和聋哑夫妇所认知的肢体语言有偏差…”诸如此类的问题一并出现。麻醉医师无奈,只得将夫妇俩唯一的未成年的
从医杂谈
发布时间:
2016-09-08 18:42
光阴荏苒,弹指间自己从事中医基层临床工作早已逾二十年了,医术虽难精妙,未达“上医”之境界,然中医情结终难释怀,经过既往的经典研习和临床磨砺,自然有些许尚属难得的阅历积累,更应该说有些真切的感悟,值得回顾。  我之所以选择学医是有缘由的。自己自幼屡受病痛之苦,尤以头痛为著,及至初中时,仍不堪其扰,也曾令父母很是忧虑,几经延医诊治而罔效,后巧遇一中医,施以针灸而痊愈。中医之神奇令我惊异,历久难忘,受此
我的中医情结
发布时间:
2016-09-08 18:42
对中医最初的认识是儿时的村保健站。方格状的药匣,精致的毫针,散发着清香的草药,加上三个神奇的手指组成了一个立体的印象,烙进我的脑海,再也没走出来。药碾子里碾出的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小砂锅里煎出的是圣水仙液,银光闪闪的毫针是驱病逐魔的利器,端坐的医生伯伯是拯救黎民的大士,播撒着健康和福泽。  渐渐长大,也渐渐了解。特别是学医之后,中医的神奇变得具体。中医的精髓是辨证论治;中医诊断讲究望、闻、问、切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发布时间:
2018-08-03 18:42
35年前的春天,医院挂牌,开始造福一方百姓。  那年我12岁,正准备迈进中学大门。怎么也不会想到10年后我会加入这个团队,为百姓的健康做守护者。选择医生的职业,源于我最亲近的人-我的姥姥。  1986年大年初一,最疼我的姥姥因为宫颈癌过世了。  姥姥因为疾病的折磨,最后不停地流血,癌痛彻骨、形销骨立。15岁的我除了帮姥姥端水喂药,能做的只有偷偷躲在门后抹眼泪。我曾寄希望于一颗颗药片,企盼姥姥吃了能
上一页
1
2